参考消息网1月10日报道 外媒称,中朝边境“地下贸易”自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已兴盛了30多年。在朝鲜,各种边贸形态正催生出军队主导的朝鲜对外经济形态,这在朝鲜国内又被称为“第三经济”。

据英国《金融时报》1月9日报道,“葡萄藤堆里,藏着我家女婿的运货船。”2014年12月29日,夕阳下,62岁的图们商人崔恩浩指着露出一尺多的船帮告诉记者,春夏季节江水暴涨时,很多边民会划着小船向朝鲜出售一些日用物品,从洗衣机、电风扇,到打火机、针头线脑之类的小物件。

交易最兴盛的时候,江两岸灯光闪闪,就像萤火虫,隐藏在草丛中或者葡萄架下的中国小船,一看到对岸闪烁的灯光信号,就会满载货物奔向“萤火虫”。

如今,已是寒冬,这种灰色边贸更迅捷,携带货物趟过冰面即可交易,甚至有中国商人会把煤气罐沿着冰面滚到对岸,朝鲜人则把钱装在包着石块的袋子里,用力一挥扔到中国一侧。小船便暂时藏匿在葡萄藤下。

报道说,这种边境“地下贸易”,兴起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1985年11月,是中朝关系的重要节点——两国签署了《中朝领事条约》。

这反映在崔恩浩的记忆中:或划船,或游泳,一些中国居民开始把货物运到朝鲜一侧,尤其利用图们江极其短暂的结冰期划过去,而交易的货物多是些针头线脑的东西,几块钱一块的电子芯手表已经属于高档商品。

报道说,那时,国际大环境也有利于中朝间的地下边贸,中国的改革开放进入第七个年头,可供交易的商品日渐丰富;苏联在美苏争霸中处于守势,不得不与中国缓和关系,而奉行亲苏疏中政策的朝鲜,也开始与中国修好,对于中朝边境的管制有所放松。

如此,中朝地下边贸兴盛了已经30多年。

“我们要事先和朝鲜买主商定好信号,对方拿手电筒迅速地闪烁三下,就表示安全,我们赶紧划船过去。交易最兴盛的时候,整条江边灯光闪闪,就像夏天的萤火虫,非常地热闹。”崔恩浩说。

朝鲜电力至今依旧紧缺,江对岸几乎没有一间亮灯的房间,几处闪光就显得格外扎眼。拿到好处费的朝鲜边防人员,大多会睁只眼闭只眼,甚至还会亲自摇灯发信号。

报道称,这种地下边贸的规模与朝鲜军方控制的边贸相比,算是小巫见大巫。按照韩国贸易协会(KITA)的说法,韩国统一部已掌握朝鲜多家军方背景的知名贸易公司,人民武力部直属梅峰贸易总会社和裕镇商社,人民武力部后方总局拥有龙城贸易会社和南海贸易会社,人民武力部侦察总局下属毗卢峰贸易会社和牡丹会社,人民武力部公路局控制着银河水贸易会社,人民武力部运输管理局则经营着晚枫贸易会社。

吉林珲春一名经常来往于朝鲜的商人赵某说,同他做生意的就是朝鲜人民武力部下属的贸易会社。一次交易中,对方曾提出要购买“真空包装机和可储存松树籽的设备”。近年来,朝鲜军方公司在罗先(朝鲜的自由经济贸易区)开办了大量海产品、松树籽、人参的加工厂。

地下边贸在隐蔽中进行,几乎无法准确统计真实的规模。不过,韩国贸易协会发布的报告《2013年韩朝贸易·中朝贸易动向比较》显示,中朝贸易额2013年度达到65亿美元。辽宁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朝鲜问题专家认为,中朝地下边贸的贸易规模不会低于正常贸易额的一半。

在朝鲜,各种边贸形态正催生出军队主导的朝鲜对外经济形态,这在朝鲜国内又被称为“第三经济”。

“这20多年来,粮食一直是交易的紧俏货。”崔恩浩介绍说。但这几年,对朝地下边贸中,最为抢手的商品已不是粮食,而是手机和充值卡,这让朝鲜边防部门恼怒。

报道说,通过手机联络,交易双方安全地约定交易细节。1400多公里的边境线上偶尔会出现如此镜头:一个边民用力扔过去包裹,江对岸的边民捡起包裹,骑上摩托车就走。

在鸭绿江和图们江沿岸,“蛇头组织”一度很发达,渡江费至少要300元人民币,老弱病残者倘若肯缴纳上五六百元,还会有人背着他们过江。

报道称,中国还被认为是理想的“淘金地”。如今,在丹东、集安、长白、图们、珲春等与朝鲜接壤的边境城市,有很多来自朝鲜劳动者务工赚取外汇。延边大学教授金成南说,他们行事低调,有着统一的管理,“仅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就有两万多名朝鲜劳动者。”

在朝鲜,如果想合法途径到中国打工,不仅需要“保人”,还要拿出两三千元人民币的活动资金,以贿赂朝鲜的官员和边防人员。

黑暗中,崔恩浩也总觉得有眼睛监视着冰封的江面。2001年夏天,崔恩浩和他的同伴用小船运载600多斤面粉和几桶大豆植物油,刚划过江心,一艘朝鲜边防巡逻摩托艇驶来,崔恩浩隐约中感到对方在举枪瞄准。

恐惧加上连日的降水造成江流湍急,小船失去重心颠覆,货物尽失,小船顺水而下不知所踪。幸好崔恩浩和他的伙伴自小在江边长大,连河底有几块大石头都摸得清,顺江漂流三五里路之后才爬上岸。

“中国的信号能传过去十几公里吧,设法给那边的亲戚送上一部手机,再充上一百块钱,就能通电话了,还是市话,每分钟五分钱,没有漫游。”图们一家旅游公司的导游金山介绍说。风险无处不在,手机通话经常会被监听,通话内容仅限家长里短,敏感话题一律不敢讲。

报道说,2000年以后,东北三省陆续在接壤的边境上密集建立起手机信号基站。记者沿着图们江、鸭绿江驱车前行,每隔20多分钟左右就能看到一座基站,依势建在高高的山峰或土坡上,而朝鲜边境城市和村落大多沿江而居,因此,它们大多可以接收到来自中国的信号。

朝鲜也在边境地区没收居民非法持有的中国手机,同时对手机信号进行电磁干扰,还从德国购买信息搜寻车辆和监听装备。“大气层也在封锁之列。”正因如此,导游金山经常提醒他的游客,边境线上拍照片和打电话都危险,很可能被视为敌意动作,招致反击。

(原标题:英媒揭秘中朝地下边贸:交易双方拿手电筒对暗号)


下跪求见市长而不得说明什么

网友爆料,山东济宁邹城市北宿镇西故村二百多名村民集体反映村领导贪污补偿款,寒冷大风中屈膝跪地,求见市长。但半小时过去,市长并未现身。悲催的是,几十位村民反被警方抓了


从林森浩案想到日本教育公平

日本的学校“反不平等”,不惜用“同质化”造就平等。从上幼儿园开始,日本的小孩子就要开始习惯“集体社会”。在中小学阶段,每个学生都要穿着统一的校服。校服的意义绝不仅仅在于统一管理,更深层的原因是避免“衣物攀比”


媒体札记:漫画家之死

《查理周刊》对国人而言——哪怕是见闻颇广的知识分子——恐怕都可以说陌生到不能再陌生。它不拥有像《时代周刊》、《纽约客》、《经济学人》那般的知名度,而且更关键的是这是本法语杂志,电影里能听懂一句“Bonjour”是你好,已接近这个东方国度对法语的人均理解极限。


马云为何要写阿里巴巴的错误

马云说,人生有三层机会,年轻人觉得自己什么机会都没有,其实这个时候什么都是机会,因为你满手是空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另外一层机会,识你刚刚有点成功的时后,你觉得到处都是机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